首页 »

钢企去产能如何动真格

2019/9/16 9:08:42

钢企去产能如何动真格

钢铁和煤炭去产能首当其冲

 

一份名为《关于钢铁行业脱困指导意见》或将在春节后下发,与这份文件相关的8份具体配套政策文件,也即将由相关负责部门起草完毕,这些配套政策分别涉及财政、银监、环保、安监、土地等内容。

 

据称,《关于钢铁行业脱困指导意见》将与十三五规划相衔接,但大部分工作目标将在2016-2018的三年时间里解决掉。因此,再压缩粗钢产能1亿到1.5亿吨的目标将会在未来三年内完成。

 

为了托底职工安置,1月22日,财政部发布《关于征收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有关问题的通知》,称为支持工业企业结构调整,经国务院批准,从今年1月1日起征收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并明确了征收方式及各地区征收标准。该项资金在下发时,还将配套一部分地方资金,未来将主要用于解决钢铁和煤炭行业大量职工下岗和再就业问题。“今年钢铁和煤炭去产能首当其冲,这不仅会影响相应地区经济增速,更牵涉到大量人员安置。”一家券商研究员表示。

 

中钢协介绍,目前关于钢铁行业化解产能过剩的政策措施正在制定之中,中钢协将配合政府和企业做好相关工作。目前中国粗钢产能约为12亿吨,按照2015年产量测算,产能利用率不足67%。面对日益严峻的行业形势,不少钢铁煤炭企业都选择剥离不良资产、减员等方式来实现自救,但仍难以使企业转亏为盈。“此前传出武钢养猪、某钢企董事长的内部信等,都不过是钢企日子难过的一个侧影。”原在沪上一家大型钢铁厂、现转到该厂下属一家钢铁贸易平台公司的员工说,此前公司并购西北一家上市钢铁公司,皆大欢喜,没想到几年下来再次亏损。

 

“我们接管了韶钢松山,目的是给它扭亏。”宝钢一位被派往湛江的中层领导说,但这两年大家的日子都紧巴巴,“现在银行职工都在喊压力大,其他行业能好到哪?”她感叹,经济放缓,重工业企业再次进入低迷周期。

重组开始见诸行动

 

中国绝大部分钢厂都拥有一个沉重的职工队伍,河北钢铁集团有职工14万人;武钢、鞍钢员工均超过20万人,相当于一个中小城市。“行业红火时,整个钢铁厂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医院、学校一应俱全,在国企钢厂上班被很多人羡慕。但这个行业周期性很明显,好几年后就钢材卖到白菜价,淘汰一批人。”一位武钢子弟说,单靠钢铁主业,很多钢厂根本养不起那么多职工,部分分支公司已经分流了一些员工。

 

中国联合钢铁网提供的样本数据显示,从2015年7月初到12月底,半年内仅包钢股份、凌钢股份、重庆钢铁、抚顺特钢等8家钢铁上市公司,合计获得各类政府补贴、补助及贴息29.2亿。其中包钢股份先后8次获得财政补贴18亿;早已陷入亏损泥潭的凌钢股份2015年12月25日一次性获得政府补贴7.92亿。若大环境不好转,这种这种现象将难以为继,钢企重组迫在眉睫。

 

为了过“冬”,不少企业已经开始行动。1月29日,宝钢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八一钢铁和韶钢松山均公告,因宝钢集团正在筹划与其相关的重大事项,其股票2月1日起停牌。

 

八一钢铁和韶钢松山都是宝钢集团在上一轮经济扩张周期中并购而来的。2007年,宝钢集团以30亿元将八一钢铁纳入麾下,主要考虑到八一钢铁占据新疆乃至西北地区的市场。宝钢收购八一钢铁由此也成为国内钢铁行业第一例跨区域成功收购案例。收购之后的宝钢在钢铁总产量以及市场的覆盖率上也得到了大大提升。同样,韶钢松山亦曾是广东最大的钢铁企业。2010年广东省国资委将其持有的韶钢集团51%股权,无偿划转给宝钢集团,实现了韶钢松山的间接易主。如今,随着行业低迷导致量价齐跌,若再不采取措施,两公司2015年 “续亏”,可能都要戴上*ST的帽子。

 

大面积预亏多亏损大户

 

业绩披露季,钢铁企业的成绩单一份比一份辛酸。在八一钢铁交出25亿元的预亏公告震惊市场后,这一数字很快被酒钢宏兴和武钢股份近70亿元亏损所刷新。同花顺 FinD统计数据显示,目前A股市场已有2472家企业披露了业绩预告,酒钢宏兴以69.6亿元的亏损排在首位,而排在第二位的是同样处在行业寒冬的武钢股份,武钢股份去年预亏68亿元。此外,马钢股份、鞍钢股份、重庆钢铁以及包钢股份均显示预亏,且亏损额度均在30亿元以上。目前沪深股市去年亏损前十大公司中,钢铁股占了七席。

 

中钢协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亏损645.34亿元,而2014年则实现盈利225.89亿元。钢铁企业去年亏损率达56%,且品种覆盖建筑用钢、板材、不锈钢、特钢等各大品类。去年一年,钢铁需求萎缩,原材料价格大跌,使钢铁价格一跌再跌。去年末,中国钢铁协会中国钢材价格指数为56.37点,同比降幅32.16%。同期铁矿石降价幅度约46%,尽管超过了钢铁价格的跌幅,但由于历史负担沉重、计提存货等减值损失等,钢铁企业不得不直面供给侧改革,不少或将借力资本市场实现“求变图存”。

 

就大趋势而言,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业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需求尤其迫切。

化解产能难度小于上一轮

 

我国钢铁行业产能在2002~2007年曾经大幅扩张,2008年金融危机后产能利用率降到80%以下,2009年经济刺激政策后钢铁产能再度扩张,2011年以来产能利用率再度下滑,2014年降至71%。如今再次去产能,中金公司宏观经济研究刘鎏认为,本轮化解产能过剩的难度不会超过1998年。借鉴我国1998~2002年时和英美上世纪80年代末供给侧改革经验,领导层坚强的决心、担当和切实可行的政策选择是成功的重要保证。中金公司预计未来3~5年去产能的目标为30%,其中钢铁至少减少3亿吨产能。预计化解本轮产能过剩将采取多种手段,包括:运用行政手段关闭僵尸企业;与国企改革相配合,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加快兼并重组的步伐;构建包括财政、金融、社保等在内的配套政策;改革资源品价格形成机制,发挥价格信号和市场对产能过剩行业的调整与出清功能;政府部门将改善产业政策的管理;加大逆周期政策,为去产能提供相对稳定的经济环境。

 

“我们已经经历了两次阵痛,上一次就从大国企钢厂出来自谋职业了。好在现在民营企业多,只要能吃苦,为了生活找到份工作总可以的。我老婆也是原来同厂的,跟我一起到上海做家庭主妇。如今孩子大了,她在小区居委会做事补贴家用。等过几年到退休年龄了,她就可领取养老金了,每个月几百元比不上本地人,但有份收入心定多了。”一位山西小老板说。

 

前些年钢铁行业景气时,这位小老板靠自己的积累做钢材贸易也曾经大赚一笔置业买车,两三年前钢铁形势下滑他再次感受了周围朋友四处躲债、缩减办公室甚至卖车等处境,如今心态已经好了很多。对新一轮的钢铁改革,他有点憧憬但认为过几年周期将再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